传统闽南戏曲市场之路漫漫

  泉州是历史文化名城,千年传承下来的文化遗产不胜枚举,闽南戏曲就是其中之一。南音、梨园戏、提线木偶、高甲戏等祖祖辈辈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创造,目前一直面临传承与发展的双重难题。

  利用现代化的录音、录像功能保留正在渐行渐远的老剧目看似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培养新一代从业者的热情,“要让马儿跑得让马儿吃草”,这股子热情需要的不仅仅是精神上的鼓励,更多的还是社会的认可、物质的回报。闽南文化如何继承与发展,与闽南文化如何在现代市场经济中发掘商机密不可分,这也成为闽南戏曲界当前正在思考和实践的主题。

  第一部分

  现状

  据了解,目前几大闽南戏曲经营团体大多是各据一方,根据各自戏曲的特色寻找出路,虽然道路很坎坷,但是大小剧团里中流砥柱的中青年掌舵者们依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传承之余未放弃市场

  剧团也成“传承中心”

  “从去年开始,原有的戏曲剧团都挂上另外一块牌子‘传承中心’。”泉州市文广新局相关负责人蔡湘江称,有了传承二字,这些原来半官方性质的剧团就更具官方味道,当然也承担起更多的历史任务,比如原本对于戏曲的传承,他们只需要“凭良心去做”,现在却有了硬性的要求:比如每年必须抢救出多少老剧目,恢复多少经典剧目的登台展示等等。

  福建省梨园剧团(梨园戏传承中心),作为泉州官方唯一的梨园剧团,他们的副团长张纯吉也称,团里100多名演职人员,无论是团长还是普通演员,都有各自对应的传承任务,比如像他这样的高级职称演员就必须做到每年恢复至少一个老剧目的上台展出。所幸的是,梨园剧团内不少退休的老师傅依然活跃在团里,他们的无私奉献令更多的梨园老剧目得以保留和再现,此番他们要恢复的《朱寿昌》及《郭华买胭脂》也是老师傅依据自己早年的印象,着手扶助年轻演员恢复上演的。

  “又有一位老师傅刚刚过世了。”福建省泉州市高甲剧团团长、高甲戏传承中心主任何杰也表示,今年他们正在申请专项资金为在世的老师傅加紧录制音像材料,走一个少一个,珍贵的戏曲资源不能中断在他们手里。

  其实各种形式的传承工作早已开展。“我们现在所做的不仅仅要保证剧团的生存和发展,更重要的是将这些传统文化艺术发扬光大,向社会大众进行推广,而非简单地将其视为赚钱工具。”泉州提线木偶剧团团长、提线木偶剧传承中心主任王景贤说,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自行出版了11个著作,将传统的音乐、表演、文字、艺术等内容整理成文并出版,丰富的文化艺术资料也为全世界研究专家提供了研究范本。

  福建省泉州市南音剧团副团长曾家阳也表示,很多民间团体都是由业余南音爱好者参与构成的,他们的学习和表演很多是出于兴趣和爱好,并不具有专业的水平。因此,泉州南音剧团作为一个专业性的剧团,对南音的传承和推广是当仁不让的了。“几年前,泉州地区大大小小的南音乐社就有五百多个,现在至少也有三百多个。让人欣慰的是,南音在‘指’、‘谱’、‘曲’及古乐器、古唱奏法等方面,至今依然保存得十分完好,并流播广远、深受人们喜爱而为世人所瞩目。”曾家阳说,这种民族瑰宝之所以能在泉州一带生息、繁衍、发展,正是得益于其本身丰厚的积淀和广泛的受众群体,“在多方重视和推动下,二十几年前,泉州市就把南音等闽南文化的教学引进中小学课堂,大力实施‘闽南文化进校园’活动,让多姿多彩的闽南文化成为校园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历久弥新。现在,每年的8月份,泉州都会举行中小学生南音比赛,目的就是让广大青少年了解南音、熟悉南音、热爱南音,从而起到传承的引导作用。”

  依靠下乡演出“生活”

  说起看戏,很多老泉州人都深有感触:露天的简易戏台,灯光闪烁,早早吃了晚饭的乡邻们,肩扛手提板凳,互相招呼着。戏台前,人头攒动,大人孩子吵吵嚷嚷;随着台上剧情的发展,不时发出集体的会心笑声。

  如今,这种乡土味的演出市场依然存在,从泉州市区到各县乡镇,每逢一些宗教节日,都会举行相关的演出。目前,这种下乡形式的演出成为支撑数百个大大小小剧团生存的重要基础。在高甲戏剧团团长何杰的办公室里有一张上墙的表格,上面密密麻麻地注明了全年的下乡演出任务。“每年都要演100多场,大戏要3个小时,小戏要45分钟左右。”何杰说,正因为有了这些民间的演出习俗,剧团才能一路走到现在。

  “过去泉州地区每逢民间婚嫁、寿辰、婴儿周岁、新建屋厦奠基上梁或落成、迎神赛会、谢天酬愿,都必须演提线木偶戏以示大礼。”王景贤说,业务演出是一个剧团生存的经济基础,下乡的业务演出仍然是一个常规的工作,只是现在看的人少了,也没有以前那么热闹了,但邀请剧团演出的习俗却从未改变。

  “演出大致分为三种,一种是正常的商业演出,一年大概就有100场左右,包括城市和农村,甚至到其他省市或国外演出;一种是公益性演出或参演,一年也有100多场;还有一种是国际交流演出,一般由其他国家邀请,并承接所有费用以及补贴,这样一年总计的演出大概在250场左右。”王景贤介绍说。同样来自梨团剧团的信息也表明,他们每年下乡的商演也非常多,因为剧团的唯一性,有些乡镇为了能请他们过去,还自觉改造了舞台,美化了环境。

  不过,现在的泉州南音乐团,业务商演的市场却缩减得厉害。在颇为冷清的南音剧团里,曾家阳回忆说,“几年前,还比较常接到下乡演出的邀请,但现在已经很少了,南音更多地被当做人们在闲暇时候的娱乐消遣,而非舞台上的表演。喜欢它的人更愿意亲身参与其中。”

  需培育剧院售票市场

  “今年我打算把原本荒废的小剧场再重新启动起来。”何杰说,他们剧团底下有个可以容纳两百人左右的剧院,此前也曾经接待了很多国内外政府官员,并且进行过多场的展演,观众甚多。今年他打算重新启动这个剧场演出并实行售票,当然会先从低票价开始。

  说起售票演出,坚持最久的当数梨园剧团了。他们从2008年新剧院落成之后就一直断断续续地坚持售票演出,经过多年的培育,如今他们的微博粉丝也有几百位了。据副团长张纯吉说,他们一般会在每周六演出,实行的是原票价和会员票价的标准,原价100元,会员价只需要几十元,很多忠实的观众每周都会从各地赶到泉州中心市区看戏。很多戏迷都是他们的朋友,也都知道剧团经营不易,总是自觉掏钱买票。

  在王景贤看来,坐在家里收门票远远不够。依靠语言上的互通及表现形式的奇特,他们经常走出去进行商演。曾经在福建大剧院演出,或在浙江、重庆等地的演出,卖票可以卖到八成至九成,票价有150元、100元、80元、50元不等。(早报记者 王宇静 刘莉萍 文/图)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传统闽南戏曲市场之路漫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