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油坊

雨点已经很小了

可是淅淅沥沥的雨滴

点滴在泥洼里

已经寂寞成凌乱的雨声

这是一场风声陪伴过的雷雨

电闪雷鸣过后

静听寂寥的雨点滴落在地的声音

彩虹的一头缠缠绵绵

祥云飘逸的天空

雨过天晴的爽净

默认干柴燃烧噼啪作响的爽快

辉映在习惯了轻轻拍打的脸庞

这是灵感的源泉

一团火烧云笼罩明净的山水

风光多么美好

那爿风雨飘摇的油坊

随我一同经历了这场风雨

肆意渲染支撑一座古老油坊的宝物

那一根被油脂油膏浸透了的横木

忠实于滴水难以侵蚀的刚直不阿

有关油脂油膏的传记

针对老油坊一番挑剔之后

关键字句如同榨取油脂的法具一样

对其每一次的施压

都能提高成倍的出油率

于是芝麻中招了

炒籽、踏碓和碾磨蒸熟后提炼出香油

听说北方的牛油是制作蜡烛首选

源于北方的人们舌头笨拙

把油料作物胡麻和芝麻混为一谈

亚麻和大麻不分轻重

怀疑壁虱脂麻有可能生错了地方

认定油液油品的优劣与水土有关

油品最好的要数芝麻籽和油菜籽

其次是萝卜籽、黄豆、大白菜籽

纯粹的酥油是最好的养生食用油

但总受矫情的南方人的怀疑

北方人有时候也受南方人的影响

绘声绘色地说一些酥油的不是

道听途说的人们有时也一根筋地说

哪一天要为长明的酥油灯放假

我心里一沉

感觉自己手里拿着一张人走茶凉的冥钞

为了收敛自己的野心

一手牵着一只放生羊

为了守住自己的诚信

一手捧着贴心的经轮

还有耕野坦途开满了油菜花的田野

令我承命于知命安详的生活乐趣中

梦想稻花飘香的江南水乡

马鞭草籽 薰衣草籽 樟树籽 苋菜籽

冬青籽 乌桕籽 蓖麻籽 苏麻 紫苏 茶籽

其中含毒油料更符合杠杆原理压榨出油

传统榨油依靠一根两臂合抱的大树原木

用樟木杠杆挤压樟树籽榨油

有点以毒攻毒的意味

蓖麻籽也就在劫难逃

油茶已经被人淡忘了

可是桐子再怎么诚恳

自身的毒性断送了顺利走上餐桌的运程

当轧油的工具已经老掉了门牙

油坊赖以生存的青铜铲

蚌镰 逐渐消失

木刀和石镰依然心事重重

整日整夜 连年累月

从动于一盏乌桕油滋润的灯芯草

一夜夜地跳动着心头无悔的火苗

撩拨灯蛾翩跹起舞的翅翼

在道路的交岔口亮起红灯

六月飞雪 网卵黑手

失去平衡的心律缺血

宛若雨后泥泞的路面

率先起步的一双脚印沉重无比

从沉重的感受中

更能体会到很踏实的这一刻起

雪霰冰雨已败露落地时的忧虑

其实纷飞的风神路马

逢迎以己度人的油客役使

面对蔚然成风的轧油法具

油液归流难免将心比心

油水分明难免轻重有别

善良的人们为盲人铺设的盲道

是留给盲人的一顶遮风避雨的宝幡

几多忧愁不能躲避雷霆万钧的发问

且住,且行 渐行,渐远

偶尔的一次回目一瞥

脚底生风的感觉意识

如期摆正脚踏实地的姿态

作者:桑骥鉴赞(藏)
贡嘎山杂志供稿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告别油坊